江烬狼

这里天狗/江烬狼


HY APH KB RWBY SEER
YYS

冷CP爱好者
重度CP洁癖
葡哥厨
美琴妈妈痴汉
本命鸣佐,信邦,双雄,博晴
宁死不拆

长期沉迷鸣佐博晴无法自拔


请多指教。
快来勾搭我啊!人傻好勾搭啊!

【英西】亚瑟与贝拉

四月一日,星期五。

这天,镇子上新来了一个金发小伙子,看上去像个高冷的绅士,但是他随和的性格却挺让人喜欢,很快这个偏僻的小镇上的人们也都与他熟识了起来。

那位青年自称亚瑟,是来这个小镇与艺术家们采风的。

他是个有些奇怪的“糕点艺术家”,虽然做出来的糕点看上去有些……不是那么美观,但是却有种别样的滋味,令人难忘。

 

那大概是种空虚的滋味。

 

清冷的薄荷味弥留,幽幽带出些许蓝莓的清淡,糕点烤焦了的外皮虽有些苦涩,却与甜腻的果酱成就一段佳话。只有那缀在其上的玫瑰花瓣,浓郁优雅,与世无争。孤芳自赏。

他似乎在思念着谁。思念一位似他的玫瑰花的人。

 

 

在小镇西面那片荒地中有一片玫瑰园,有许多红玫瑰开了又凋谢,即使长时间无人照料,爱花心切的人们依旧不可以去那里。

那里是被封禁的禁地,据说那附近有嗜血恶魔食人灵魂,曾经闯进去的人都只留下了一具具肉体,虽有气息,却陷入昏迷没有意识,与死人无异。几日之后便无了呼吸,只需一晚的时间,便自焚成灰,从此消失,成为玫瑰的养料。

人们有尝试过将玫瑰除尽,在那块地上建造房屋,似乎是希望用厚重的水泥镇压住那杀人不眨眼的恶魔。可是那玫瑰除不尽,它们争先恐后地冒出来,用细小柔弱的刺将房屋包围。那屋子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逐渐染上了玫瑰的颜色,娇艳欲滴的红色。

 

“那是来自地狱撒旦的颜色!”长胡子的老者用他沙哑的声音说。那份恐惧使他的声音显得像受惊了的老鼠。

“像这种吗!斯芬特大叔!”一抹艳丽的红色布片“呼啦”一声出现在眼前,吓得斯芬特老先生手中的茶杯摔得粉碎。

而那位“罪魁祸首”却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。

“嘿,贝拉,我的小祖宗!注意一下你的行为!你有麻烦了我的好!姑!娘!”黑皮碧眼的小伙子安东大声嚷嚷起来,上前几步捉住那姑娘的手,将她牵下阶梯,走到人群中间来。

那是个漂亮的西班牙姑娘,标准的自信满满、热情洋溢的西班牙女郎——贝拉,瞬间成为焦点。

“怎么?想看我跳弗拉门戈吗?我可是要收费的哦?”贝拉调皮地眨眨她碧绿的眼睛,仿佛蝴蝶轻轻振翅。

人们看着她入了迷,纷纷起哄让小姑娘贝拉跳一段。贝拉倒是不干啦,跺跺脚,就从人群中挤了出去。“我需要的费用你们可支付不起…!”她撂下这就话就没了踪影。

小伙子安东尴尬的挠了挠头,对斯芬特大叔表示歉意“您知道的,贝拉她一直都是那么自由散漫惯啦,我作为哥哥向您致歉。”说着便是一个深鞠躬。

“算了算了,”好脾气的斯芬特大叔摸索出他的小眼镜擦干净带上“贝拉这小姑娘啊。”

人群的骚乱停止,纷纷讨论各自的事情。只有亚瑟还对斯芬特的鬼故事感兴趣。




TBC

是摸🐟。

大概是阿德里的粉毛姑娘。

女神画的女神!😭好看死了!
女神阿地!@地上有个番茄 
今后还请继续加油哇!为你打call!

好想吃卡带的粮啊(;´д`)ゞ
可是产卡带的太太大部分又逆了本命CP(;´д`)ゞ
不知道从哪里下口这就很难受了(ノдヽ)

幼儿园水平的画。

无题。

老师说过, 写作文的时候可以编造。

 我那样做了。 


文中的我在老家昏暗的阁楼上聆听过雨的呢喃,怀中的猫咪眯缝着眼睛卷起尾巴;

 在大槐树上细嗅过槐花的清香,最后却闹得个上去下不来的下场; 

在小池旁挽起裤脚捕捉活泼的小鱼,满心欢喜地拎着一小桶战利品回家; 

也独自一人走在两栋楼之间的黑暗中,朋友手中的灯一直指引着我平安回家。 

甚至还有有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朋友,据说我们是因为一盆破碎的花盆相识的。

 我这样写着,我这样笑着,我这样讲着。

 我这样学会了说谎。 


有的时候我真的分不清,哪些事情是真实的,哪些事情又是我所编造的。 

我与父亲一起看球赛,我们因为支持的队伍不同而互相嘲讽,打闹着也开心着。这是真的吗?不。 

我鲁莽地离家出走,父母亲为了找我都出门了,只留下一碗温热的鸡汤,喝起来有点咸。这是真的吗?不。

 我和父母一同去游玩,我们没有分开,大手拉小手,笑脸挂在嘴边。这是真的吗?不。 


我在篡改我的记忆。

 假装我很幸福。 


写出来的文章得了高分,就好了吧。 就好了吧……